新浪一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

站內檢索:

雨中游天柱山
發布時間: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來源:天柱山網

雨中游天柱山

安徽省潛山野寨中學   董文赟

十二月一號晚兩點才在皖城大酒店處接到了來自西安的呂總和趙總兩位尊貴的客人。吃罷排檔,立即入住江徽農莊,雖時至晚上三點但我仍然希望大家都充分休息好,待二號登上天柱山。

二號一早醒來,推開窗戶,發現地上濕濕的,便覺昨晚下了不小的雨,而且目前窗外霧氣沉沉,天公似有繼續下雨的欲望。心念著,昨天天朗氣清,兩位客人要是提前一天來在昨天登上天柱山該多好,好在請了導游,許能彌補天公的不作美。

緊接著,導游小李打來電話,說今天下雨,山上霧氣肯定不小,建議改日上山,我問改什么日子呢?客人遠道而來。我問導游明日天晴么?導游說下周整周都有雨。我說下定決心,二號登山,哪怕雨再大也去登山。期待著雨中登天柱山別有情趣,收獲不一樣的美。

上午十點我們吃過面條帶上雨傘直接開車奔大龍窩索道。一路上,李晶晶導游很詳細地向客人介紹了天柱山及皖名、皖山、皖水及野寨地名的由來,我心里就想,李導那么美滋滋樂呵呵地介紹天柱山,肯定是想著彌補客人雨中登天柱山的不足。

車行山腰,有一段路霧大能見度差,其它路段能見度挺好。導游說,這是常態。路上霧小山上一定是霧大。導游仿佛是一位熟悉天柱山的?。當然,后來在山上真的有大霧,始覺導游真的是了解、熟悉天柱山。

進得柵門,坐上索道。導游便向我們介紹奧地利多貝瑪亞公司的索道的設備的先進以及覽車下面的無公害茶園,仿佛不是在登山。


 
  
      .


  

我們從振衣崗沿著上山的路一路向上。途徑飛來閣、皖公神像、神秘谷、渡仙橋幾個大的景點,路上導游一直詳細地向我們敘說著天柱山的故事。讓我留下特別深刻印象的是導游講的那樹、那石、那景。

那樹:我們看見了國家一級保護植物——天柱松,約有800年的歷史的天柱松,那挺拔的雄姿定格在我的腦海中。我們看到了很多珍珠黃楊(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又名魚鱗黃楊,屬黃楊科常綠小灌木),它的葉真的小如珍珠,我尤喜其中一棵價值百萬的珍珠黃楊,那枝上鋸鋸過的痕跡我清楚地記得。我們看到了幾棵超過三百年的松樹:可憐松(當年余秋雨命名,如今關注的人很多,導游說應該叫幸福松)、壁掛松、龍爪松、虬龍松(樹上有九條枝,似九條龍盤于樹上,意蘊長長久久)……

那石:天柱山上奇石林立,自然造化。導游說神秘谷有一塊石頭,北京中科院專家來此看后,預計其石頭將在一千多年后下沉,我心里很是擔心那大石頭。天柱山有名的飛來石有三塊,我們看到的第二塊飛來石很奇妙,兩位客人立于前照相,真有手托著飛來石之感。倒立的海螺石,也像安徽的口子窖酒瓶,大象吸水。在高隱亭那里有幾塊金龜探云海石,似安徽的五谷雜糧。還有刀切饅頭石、小饅頭石、土豆發芽石……

那景:天柱山精華的五大景點是金雞唱晚、和尚背姑、飛來峰、太白觀海、銜珠峰,導游如是說。天不作美,這些美好的精華我們無緣在燦爛的陽光下親見,但導游的解說和分享無疑是那山之美,許是那人之美,許是留待他年說夢痕,讓客人再來探天柱山之美,更是天柱山朦朧的博大美。

我們來到渡仙橋,在三步兩頭橋邊徜徉,我們在渡仙橋上多組合合影,盡管霧氣很大,風夾著雨,但我們仍然期望盡量多地留下天柱山的美好,甚至期盼霧散天開,讓天柱主峰向客人展露雄姿。但是我們的呼喚,天柱山仍然含蓄地隱在風雨中,雨甚而下得更大、霧更濃。

緊接著留給我們的是下山的兩條路的選擇。李導征求我們的意見,兩位客人選擇了從西關直下。但導游仍堅持帶我們到東關走走,再返回從西關下山。

我們來到拜岳臺,聽導游講漢武大帝劉徹祭拜天柱山的故事,想見古南岳天柱山往日的盛況。余興未了,導游仍然把我們帶到了主峰的腳下。

我們來到主峰腳下,想見藥農上山采藥、描紅的細節,在“游客止步”處即將離開主峰腳下回望之時,我們徹底感受到了雨中登天柱山的朦朧美。

我們回望主峰之時,天公突起大風,瞬間一掃主峰周圍的大霧。此時,主峰撩開了它神秘的面紗展現了它雄峻的輪廓,我們在瞬間捕捉到了主峰的雄姿。天柱山為何名“天柱”?因其主峰如擎天之柱,我始悟。那挺拔,那剛健,令我們震撼。轉瞬即失,風大雨大霧如舊。兩位客人很知足地依依而離開。

下山的時候,我們很自得也很自足,雖是雨中登天柱山,但收獲的是別樣的美,留下的是下次再來一探天柱山之美的欲望。我告訴客人并邀請他們下次再來天柱山,攜親朋好友非短時而是長時間地,在天朗氣清之時全方位地來再讀天柱山,進一步打開天柱山這本神秘的自然之書。

坐在下山的索道上,我就想著,以前曾想著帶上烏以風老先生1984年著由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天柱山志》來比對天柱山的每塊石每個景點,這種想法該是落實的時候了,我期待著。我甚至想到了烏以風老先生及其所著的《天柱山志》的偉大,烏以風先生的偉大在于他個人的偉大以及他對天柱山的鉆探與開發、對天柱山全方位的介紹以及對潛山人文歷史的研究的偉大。我甚至想到了我們該有人站出來研究烏以風老先生及先生所著的《天柱山志》,以更加豐滿烏以風老先生及其著述。我又進一步想到我們應該換一種思維來宣傳天柱山,讓天柱山更多地走進世人的視野。

寫至此,朋友發來了今天下午天柱山正下雪的圖片。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西安的兩位貴客。

客人回話“瑞雪兆豐年!”我就在想許是客人祝愿天柱山的明天會更好!我期待著,潛山市人民期待著,熱愛天柱山的烏以風老師更是惦念著!

 謹以此文獻給西安的呂總、趙總及天下的朋友!

                                              2018126

聯系我們|關于我們|保護政策|法律聲明|投訴方式|友情鏈接|站點導航|2008版回顧|2005版回顧

新浪一分彩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