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一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

站內檢索:

人民日報:天柱杜鵑紅
發布時間: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作者:徐 迅來源:人民日報網

  上天柱山,幾位作家朋友滯留在山的半腰。他們都是我的朋友,熟不拘禮,我自然相陪。找了一家客棧,他們在一起喝茶、聊天,我就在這半山腰轉悠。這一轉,就有一大群杜鵑花映入了我的眼簾。杜鵑花團團簇簇的,一叢叢一排排,一路沿天柱山的石階蜿蜒盛開。紅的紅得耀眼,似是直躥云霄的一溜云霞;紫的紫得燦爛,仿佛蒸騰在云霞邊的一片美麗的煙嵐。

  家在天柱山。天柱山就是我的家山。清代龔自珍有詩云“無雙畢竟是家山”。我的家山天柱山雄奇靈秀,一柱擎天,眾山拱繞,草木山川繁茂綺麗,真正算是“家山無雙”。家山上有很多奇花異卉,比如蘭草、天女花、望春花、瑞香花……然而對杜鵑花長時間的熟視無睹,我自己竟有些詫異。我知道杜鵑花一名映山紅、山石榴,說是杜鵑啼時開花。民間還傳說杜鵑花是因杜鵑鳥咯血染紅山花而得名。每年春四月,天柱山就有星星點點杜鵑花開放,那叢生在懸崖溝壑間的杜鵑花,鮮紅的花蕾就像一束束小火把。先是萬綠山中一抹紅般的醒目,接著就開得如火如荼,燦若云霞……杜鵑花當是天柱山的一大名花。

  最早知道杜鵑花即映山紅,是因為電影《閃閃的紅星》里的那首歌:“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那優美的旋律、清脆婉轉的歌喉,讓我們朦朦朧朧地從小就將映山紅與紅軍,與中國革命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再是,收錄在中學課本里的《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那篇散文:“正是杜鵑花開遍三湘的季節,鄉親們懷著深厚情誼,連同韶山的泥土,送給我們一棵盛開的紅杜鵑!边@篇散文寫得感情充沛,一路抒情,把杜鵑花比作革命的烈火,比作漫天的云霞,比作烈士的鮮血……這使我們更加感覺一棵革命花朵的壯美?吹蕉霹N花,就會想到熊熊燃燒的火焰,想到“霞姑”,想到革命烈士——童年的教育和記憶就這樣深刻而神奇……更有趣的是,多年以后我還和唱《映山紅》的女歌唱家鄧玉華在一起工作,親耳聆聽到她唱《映山紅》以及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里的《情深誼長》。她說,她唱《映山紅》時不知道映山紅是什么,聽愛人說美術館有專門畫杜鵑花的畫,馬上騎車去看。在看的過程中,她深深體會到杜鵑花開遍山野時那種勝利的喜悅,感情上就把杜鵑花當作一朵革命的花了。

  在天柱山下我度過了青春歲月,我當然知道天柱山也有革命的故事。在解放戰爭時期,就有無數血灑天柱山的革命英雄。我腦海里印象很深的是天柱山的兩位女英雄。一位名叫張淑華,一位名叫陳桂珍。1937年,紅軍在皖西開辟革命根據地,張淑華隨義父參加了共產黨地下活動。一直到1942年,她還在當地為新四軍的部隊籌集柴米油鹽等物資,為他們站崗放哨。后來,她不幸被反動派抓捕,經歷嚴刑逼供,至死不屈。而曾獲得縣人民政府“新四軍母親”稱號的陳桂珍,自1941年開始接待新四軍、解放軍戰士,收養傷病員,九年如一日,人數達數百人之多。在那殘酷的歲月里,她無償地為新四軍傷病員提供吃喝用住,不辭勞苦地為游擊隊傳遞情報信件。敵人把她抓住捆吊在大樹上,用扁擔和槍托毒打,她年輕的生命倒在了新中國成立前夕……后來我參與編寫《潛山縣志》人物傳記,還收錄了這兩位人物。如今,看到滿山遍野開得如潮如海的杜鵑花,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她們,覺得她們就是天柱山杜鵑那一縷縷花魂,是她們的鮮血讓天柱杜鵑花兒紅——杜鵑為什么這樣紅,因為烈士的鮮血染紅了它。

聯系我們|關于我們|保護政策|法律聲明|投訴方式|友情鏈接|站點導航|2008版回顧|2005版回顧

新浪一分彩秘诀